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水乡泽国中的楚国城市公园

时间:2020-10-05 21:0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水乡泽国中的楚国城市公园
  
  这个水乡泽国中的公园,全称是“楚国800年城市主题公园”。说实在的,我对这么长的公园名称的确不敢恭维,能不能去掉“800年”呢?省略成“楚国城市公园”多好?一个公园,要想让人记住名称,必须简洁明了,念起来琅琅上口。为什么非得强调“800年”呢?你不强调800年,莫非楚国的历史会缩短?我相信,一个外地旅游者到荆州游览过“楚国800年城市主题公园”,很少有人记得它的全称。为了叙述的方便,我宁愿简称它为“楚国公园”。
  
  荆州楚国公园本来计划在2020年建成开放,不料新冠疫情一来,耽搁了。我们游览的楚国公园还是个半成品,因为还没完工,我们没从正门进去,带我游园的老朱选择一条河边栈道切入。楚国公园给我的印象是,房屋建筑雄伟而高大,马路十分宽阔,即使是新栽的树木,也已蔚然成林。我们穿过疏朗的树林来到水边,立即被水边的芦苇、蒲草和水中的睡莲、青荇吸引住,我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哎呀,古城荆州,你居然这么美丽!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水荡,水荡近岸,是稀稀拉拉的芦苇和菖蒲。水面很平静,水面的荷叶大多呈漂浮状,乍看像一片睡莲,然而我知道,睡莲不可能立在水面之上,而这片水荡的荷叶,除了躺在水面的,好几处荷叶生得密集,几支荷叶亭亭玉立,像江浙女人撑起来的一把把油纸伞,小巧,翠绿,富有风情。荷叶的间隙,斜欹着东一朵西一朵荷花,粉红色,很惹眼。我怕手中这支秃笔未必能把她们形容到位,只好借助朱自清的名句来描述,你别说,还真“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真的,我觉得,这些小巧的荷花,如果不借助朱自清的名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描摹。虽然已是初秋时节,一片片新叶还是忍不住从水里钻出来,那种新叶,要是用普通颜色来形容,真有点捉襟见肘,说它是翠绿吧,它的绿却显得深;说它是深绿吧,它明明绿得晃人的眼。我忽然傻想:如果用这种颜色的布料做一件连衣裙,让漂亮的少女穿上身,往楚国公园里一站,别说看少女的脸,只看那颜色,你都会沉醉。
  
  更让人欣悦的是,绿色的荷叶上,缓缓滚动着些晶莹的水珠,你会立刻联想到水银,还会立刻想起白居易《琵琶行》中的句子,白居易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琵琶声,此刻,我一看见荷叶上滚动的水珠,耳畔就立即响起钢琴演奏家指尖圆润的琴声。我有些不明白,荷叶的边又没有翘起来,荷叶上的水珠,怎么只在叶片上滚动,而不落到水里呢?
  
  除了荷叶,透过溪水,还可以看到水底密密匝匝的水草,水草时疏时密,荷叶密的地方,水草自然稀,没长荷叶的地方,水草又多又密又旺盛,随着水的流动,水草在水底轻轻地飘摇,让人立刻记起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诗句:“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么,水面下晃动的草是“青荇”吗?它有“油油”的属性,“油”得发黑。我知道,园博园中,像这样的水草多得没谱,而康河的青荇只有那么柔柔的几条,哪有园博园水中的多?
  
  另一处河湾,长着密集的菖蒲,与菖蒲密切相关的,是古代文化名人屈原。二千多年前,屈原因谗被放逐,最后在湖南汨罗江投水自尽。两千多年来,各地人民每到屈原投江的五月初五日,家家户户悬挂钟馗像,插艾叶、菖蒲,佩香囊,赛龙舟,吃粽子,饮雄黄酒……屈原60多岁的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楚国郢都,现在,楚国城市公园专门在水中种植菖蒲,一定有特意纪念屈原的用意吧。
  
  你看看,菖蒲的形状,是不是很像一把把宝剑?大家都知道,菖蒲草是有香气的,还可以用它提取芳香油,屈原在诗中经常写到菖蒲,常以香草自比。“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九歌·少司命》)。”流徙途中,屈原是否还佩带着长剑?他佩带的长剑,是不是与幼艾一同出现的菖蒲?于是,屈原投江后,在端午这天,人们纷纷在门口挂艾蒿和菖蒲,意欲用艾叶和菖蒲比喻屈原。在我国传统文化中,菖蒲也好,艾蒿也好,都是用以防疫驱邪的,被人们誉之为灵草。查植物百科,没想到菖蒲却是有毒植物,而且全株皆毒,根茎的毒性更大,那么,民间在端午节插艾蒿和菖蒲,就应该取的以毒攻毒之意。
  
  在荆州楚国公园中,菖蒲、荷叶和青荇的分布大致呈此消彼涨状态,菖蒲草一旺盛,势必挤占青荇和荷叶的地盘,反之,荷叶长势如果旺盛,必然挤占荷叶的地盘,水生植物的生长也是互相制衡的。我喜欢水草这样的分布,这样的分布,公园的水面才显得有韵致。
  
  如果楚国公园只种植一些水草,那还叫什么公园?干脆叫湿地吧。我们才从水草丛中走出来,前面是一片开阔的水域。毫无疑问,近岸水边都是菖蒲,再往前就是青荇,在空阔的水面,蓝天映在水里,白云映在水里,连飞翔的水鸟也映在水里。湖的对岸,是一座仿古楚建筑,原本应该是木头廊柱的,现在一律换成水泥,在水泥表面做上木纹,不明就里的人们如果不仔细观察,绝对分不清哪是水泥,哪是木料。
  
  下一处园林,一个小湖泊周围,布置了三座仿古建筑,对面那一座,四开间的门,门之外是落地漏格花窗,门前一个小水池,池水流得哗啦哗啦响,像悬挂的一幅瀑布,瀑布下方,水槽里翻涌出晶莹的水花。水边和廊下的厅堂里安装着许多灯笼,设若在夜里游园,肯定是别有风味的。
  
  我们走到下一处建筑,与其说它是一个敞厅,不如说它是一条走廊,我不相信古代楚人会住在这样四面透风的屋子里。
  
  稍有点历史文化常识的人都知道,楚国存在了800年,在楚国早期,我们的祖先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该是多么艰辛啊,后来到了旺盛期,无论是服饰、食品,还是出行工具或房屋建筑,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荆州博物馆展览的那些精美的铜器、漆器、陶器都可以看出,强盛时期的楚国,真可谓今非昔比。
  
  荆州楚国800年城市主题公园本来计划在年内建成并投入使用,谁知正在建设中就遇到新冠疫情,如果不耽误大半年,这个公园早就很有看头了。可是现在还只做了些基础工作,河道、湖泊和丘陵已成雏形,建成的房屋也还只是基础结构。
  
  同学老朱指着路旁的一座豪华建筑问我:“你猜猜,这是干什么的?”
  
  我看了好一会,虽然建筑尚未完工,从房屋的结构、样式和面积来看,都不像普通建筑。见我懵懂的样子,老朱说:“这是一个厕所。”
  
  天哪,楚国城市公园里的厕所都这样高大上啊,你用脚都想象得出,它的主体建筑会豪华成什么样子!我想,这里应该有国王的行宫,有大臣的官邸,更有喧闹的市廛,后来登上章华台都气喘吁吁的美女们,起初也在楚国大街上招摇过吧,要不然,谁会发现她们,并把她们选进章华台?我记得,40多年前,我们在荆州读书时,荆州东门外有个草市,听说在古代就是个著名的集贸市场,即使在40年前,那里也在悄悄地进行地下交易,连粮票都在草市买得到。我向老朱提出去草市看看,老朱说:“草市早就拆了。”
  
  草市的集贸市场拆了,在楚国城市公园应该设立了新的市场。古人云:无商不富。堂堂大荆州,怎么能没有超级大集市呢,楚国城市公园既然喊出800年的名号,如果不能再现繁盛时期的楚国生活,它还有什么资格取名“楚国八百年城市主题公园”呢?
  
  不过,无论它建设得怎样豪华,我还是以为,这个建设在水乡泽国中的公园,其名称应该尽可能简洁些,因此,我依然固执地称它为“楚国城市公园”。
  
  2020.09.22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