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五里坡

时间:2018-09-10 22:3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向卫华 阅读:
  古丈人每天的生活都是从爬坡开始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就在于古丈是被一座座山堆起来的,山的外面是山,山的尽头还是山。山多且高,山多自然坡就多,山高自然坡就长,听那些“坡”的名字就会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先见坡、瞎眼坡、齐天坡、牛路坡、冲天坡……不过,立即又会使人产生探险的欲望,这就是古丈的那些坡。
  
  在所有的坡中,恐怕要数五里坡最长。五里坡位于古丈中部,县城东南方,古阳、岩头寨两镇之间,山脚紧靠县城。坡起于县城,止于野竹坪,梨子坳为最高点;反过来也可以说,坡起于野竹坪,止于县城,不变的是最高点——梨子坳。是去高望界、高峰、岩头寨、野竹、草潭、山枣、河蓬和沅陵县的必经之地,占了古丈的半壁江山。
  
  那么,五里坡到底有多长?在《湖南古今地名词典》中是这样注释的:“从山脚到山顶,5华里;由山下到县城,也是5华里,故名。山呈东西走向,面积5平方千米,主峰海拔1011.6米。山体主要为砂岩、板岩、页岩。山腰多油茶林,植被较好。古丈至沅陵公路从山脊穿过。”再以下面两个为参照物,来看一看五里坡到底有多长。一是以海拔为参照物,古丈县城海拔250米,梨子坳海拔1011.6米,与古丈最高峰顶堂(海拔1146.2米)只相差134.6米。二是以古高公路为参照物,从三道河零公里起,到梨子坳,全长14公里;从梨子坳至岩头寨镇政府所在地野竹坪也刚好14公里。这到底是巧合,还是上帝特意安排的?这已是题外话了。不过你算算,五里坡有多长,就可想而知了。
  
  1958年在没有修通公路之前,五里坡的山脊上有一条官道,是县城及附近的村寨人要下沅陵的必经之“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高高低低,十分惊险,最狭窄处不足一米,而两旁大都是万丈悬崖,一眼看去,头昏眼花,心惊胆战,人一旦掉下去粉身碎骨。至今还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清朝光绪年间,有个举人被朝廷派到古丈坪厅任知县。接到任命时,满面春风,立即走马上任。当进入古丈时,心灰意冷起来,特别是在过五里坡时,吓得四肢瘫软,汗流浃背,像害了大病似的,马也不敢骑了,躺在地上装死。衙署得知后,只好派四个身强力壮的轿夫将他抬到衙署。到了厅城,一看是个群山环抱的山窝窝,抬头只见巴掌大的天,只好辞官,告病还乡。临别时,写了一首打油诗,‘厅名古丈喜做官,道路崎岖使客忧;五里坡前堪坠马,三岔河内不容舟。东西两岭山高耸,南北二城水逆流;石滑苔深难逾越,行人往往怕回头’。然而越怕越见鬼,回乡后照旧消瘦下去,终于命归黄泉。了解情况的人,说他是被五里坡吓破了胆而死的。”于是,“提起五里坡,两脚如颠簸,吓出屎和尿,几天打哆嗦”的民谣,便在古丈流传开来。
  
  确实如此,那时山高坡陡,据《古丈县志(1988版)》记载:“非常崎岖,仰面落帽,俯瞰目眩,险要之处,轻猿难攀”,因而不能肩挑,只能背驮,手脚并用,如弓一样紧紧贴在山道上。而那时古丈又以盛产桐油、茶油为最,将桐油、茶油背到沅陵县城出售,然后背回布匹、盐巴,来返须要三天时间,可谓步履维艰。有人是这样形容当时的人背东西时的情景:“出门三步就爬坡,背驮重负受折磨;一副背篓如弓卧,手攀葛藤脚踩窝。”大诗人李白曾感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可惜李白没有到过古丈,如果当年到了古丈,在过五里坡时,一定会发出“五里坡比蜀道难上难”的长叹,“想起五里坡,全身都心酸。上坡难,下坡难。大背篓,铁打脊骨都压弯;木扁担,牛皮垫肩都磨穿”。
  
  不过,五里坡的风景秀美,这是不争的事实。清同治十三年(1874)6月,古丈人,赐官正一品并赏穿黄马褂的甘肃提督杨占鳌因伤病复发,奏请卸任回乡,获得朝廷准许;但在回家的途中又奉旨进京,此时同治皇帝病重,叶赫那拉氏(慈禧太后)召见。正事谈完后,那拉氏便询问起古丈风水之事,杨占鳌随口说出一首民谣:“古丈风景秀丽,上有猛虎跳涧,下有牯牛沉潭,前有蓝伞一把,后有靠背梁山。”慈禧太后闻后大喜,名不经传的古丈竟然有这么美的风景,真乃风水宝地,于是赐给杨占鳌白银1万两,命杨回乡铺路搭桥,以便自己前去观景;其后杨占鳌用棺材将白银运回古丈。杨占鳌所说的“梁山”,即五里坡。连慈禧太后都听闻过五里坡,可见其名声不是一般的大,而是大的不得了,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也一点都不过分。
  
  如今,古高公路、古沅公路、古河公路这里翻山越岭,把昔日的羊肠小道变成了康庄大道,我想,只有在我们人民的时代,化天险为康庄的奇迹,才能够在我们的眼前出现。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无数次经过这里,否则惟有“梦游”了。每次,我坐车去这些地方,从县城出发,便是上坡、上坡、再上坡,车随路转,路随山转,盘旋而上,有点如毛主席写的“跃上葱茏四百旋”那种意境。过了梨子坳,便是下坡、下坡、再下坡……这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唱起《天路》:“清晨我站在青青的草场,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象一片祥云飞过蓝天,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岗,看那铁路修到我家乡,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为雪域高原送来安康。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各族儿女欢聚一堂。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青稞酒酥油茶会更加香甜,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五里坡是古丈县的分界线,五里坡以上,人们习惯称之为界上,生活在界上的人也就称为界上人;五里坡以下,人们习惯称之为界下,生活在界下的人也就称为界下人。界上人与界下人的区别虽然仅在“上”和“下”两字之间,但意思却有着明显的不同。界上界下,无论是气候,还是风俗习惯也不尽相同。先讲气候,夏天,界下燥人,而界上清凉;冬天,界下暖和,界上寒冷。下雪的时候,城里房屋的顶上只有稀薄的积雪,而到了田马寨,屋顶上的积雪竟有一尺多厚,因此每当下雪时,城里一些摄影爱好者就会驱车上五里坡,到田马寨、梨子坳一带“采风”;雪如果稍微下大一点,县城的屋顶上或路面有了积雪,交警就会在三道河执行封路公务,禁止车辆通行,因为梨子坳地处风口上,积雪容易结冰。再讲农时,足足相差一个季节,有人曾拿茶叶打比喻,说界下的茶叶都当婆婆了,界上的茶叶还养在家里没有出嫁,于是界上也就有了“高山云雾茶”的美誉。
  
  由于海拔高,气候不同,坡上的植物也不尽相同,从山脚到山顶,植物错落有致。县城青云山(属于五里坡范围)一带以茶叶为主,坡前坳后是一片片青青的茶园,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都有穿红着黄的茶女出没于高高低低、深深浅浅的丛绿之中,或采茶、或剪枝、或松土、或施肥;茅坪、屋场坪一带以油茶、桐茶为主,每到农历二月和九月,桐花和茶花盛开,如雪一样飘落下来,是县城八景之一;田马寨一带以枞树、柏树、杉树为主,一年四季绿意盎然。这里土质肥沃,飞籽成林,树木蓬蓬勃勃,无缝插针,生生不息,代代相传。只要不是人为破坏,树木永远那般青翠苍绿,那般生机盎然。过了梨子坳,又是另一种风景。车在树林里穿过,一会儿左边,一会儿右边,全是悬崖陡壁,下方是几条交错的沟壑幽深的大峡谷,远处的崖壁上悬挂着几个村寨,远远看去,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深谷里。这里以从树为主,每到农历中秋后,来这里捡枞菌的人可谓是来了一拨又一拨,回去后每人都捡得一背篓枞菌。
  
  五里坡散落着茅坪、屋场坪、田马寨、五十庄、樵子庄、杉木岭、茶坪、上王溪、上洞溪、山羊洞、蒿沟坪、材狗寨、两岔溪等山寨,一栋栋吊脚楼掩映在绿树翠竹丛中,早晚有袅袅炊烟从吊脚楼里飘出来,像朵朵白云在林梢缠绕。悬崖、山泉、白云、绿树、青瓦、炊烟……好像一幅幅移动着的绝伦的水墨画,在天地间徐徐展开,然后连在一起,成为绝版《清明上河图》。以前,我居住在位于县城十字街的供销联社宿舍时,每个星期,我都要爬一次五里坡,穿行于山寨之间:那田野里耕田的农人,山林里伐木的工人,溪边浣洗的村姑……都成了点缀山寨景色的分子,山寨的美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夏天的时候,从五里坡下到水田溪,便在一个叫三角岩的地方,浸泡在清凉的水里,洗去旅途的疲劳。还有一个叫五里坡的村寨,属于广义的“五里坡”范围,我没有到过,不敢多言。
  
  五里坡还孕育了几条小溪,发源于杉木岭的水田溪(又叫小河、红石溪)、发源于五十庄的仁溪和发源于茶坪的涧潮溪是古阳河的支流。发源于豺狗寨的豺狗溪、发源于上洞溪寨的上洞溪,两溪在一个叫两岔溪的寨子交汇,这里是野竹河(到了草潭又叫草潭河)的上游。一条条奔腾跳跃的溪流,就像一只只丰富的奶子,碧绿的奶汁在默默地流淌着,千百年来滋润着岸边的人家。溪中有洞,洞中有洞,洞中有溪,飞流瀑布,风景各具特色,各领风骚,是本县和外地人放松心情,拥抱自然,进行户外活动的好去处。到这些溪里游玩,那些红尘恩怨,那些世俗喧杂,都会像一缕云烟,随风飘到了云天之外。笔者曾以水田溪为背景,写过《春分》《我到古丈来看你》《红石溪》等多篇小说和散文,优美浪漫的故事和飘逸灵性的文字,把水田溪滋润得更“甜”,于是有好事者将她改名为水甜溪。当然,我也写过仁溪方面的文章。
  
  五离坡最高处为梨子坳,海拔1011.6米。山顶又叫老界山,海拔1013米,半山腰坐落着上洞溪和田马寨、樵子庄三个寨子,虽然背靠背,上洞溪却为苗寨,田马寨和乔子庄则是土家山寨,所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在这里似乎行不通。笔者曾写过一篇《上洞溪》的文章,介绍过这里的风情,在网络上盛传。山顶上建有电视差转站,四周古树参天,四季山花烂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站在山顶登高望远,可以俯瞰县城和周围村落,奇峰连绵、云遮雾障,因而眼前风物随时都变幻无穷,可以说眨眼之间便是一景,稍纵即逝,难以捉摸,容易令人感叹韶华易逝。差转站建有户外活动场所和服务接待中心,因而也就成了古丈爬山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看日出、赏雪景的首选地,多少人在这里按下快门,将茶乡瞬间的美景定格下来,深湛地刻铸在心底。2013年,电视剧《血色湘西》在古丈拍摄时,其中的那场全民皆兵的“保卫雷达站”戏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在樵子庄,还有一个叫杨争光的村民,自己投资近百万,建了一个“百花山庄”,以樱花为主,占地200多亩,经过20多年的滚爬摔打,已成为古丈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为五里坡又添一景,堪称是喧闹城市旁的世外桃源,倍受人们的青睐,“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每到樱花盛开时,客从云中来,车轮滚滚,接踵而来,络绎不绝,然后挥洒豪情,泼墨添彩。
  
  五里坡,峰、林、峡、溪具备,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一个让人产生激情的地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