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海龙囤悲歌(组章)

时间:2018-08-12 12:42 来源:诗潮杂志 作者:喻子涵 阅读:
  【题记】贵州黔北大娄山巅的龙岩屯,四面陵绝,左右环溪,九关雄险,王宫巍峨,随山就势绵延十余里,系唐代杨端驻守播州700年之第29代土司杨应龙在祖先基业上扩建而成。1600年,晚明王朝调集24万军队发动“平播之役”一举摧毁屯上建筑并易名为“海龙囤”。从此,昔日壮丽辉煌的土司“王宫”渐渐掩埋于黄土之下。400年后的2012年7月,贵州考古队一层层揭去黄土,昔日“王宫”又渐渐复活,并成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5年7月,遵义海龙囤作为中国三大土司遗址之一,联合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人们登囤观览,从荒垒残垣可以嗅到当年的战争硝烟,从砖屑瓦砾可以想见囤上的宫殿灯火。俯首海龙囤,不禁让人沉思古往今来、曲直是非……

  
  (1)
  
  一本书自然打开,木楼里的灯早已熄灭,一束绣着花的光流逝到现代。
  
  柔韧的文字筑成舞台,黑衣少女张开十指花瓣一样挥舞,一头披发朝霞般弥漫。
  
  那时我像龙岩山一样沉思古往今来。
  
  面对历史,数十载我如冬眠的刺猬倦怠无语。头发直立如剑,面容尚且柔和,静待一段传说渐渐展开。
  
  音乐如银河的狂风翻卷巨浪。一座山瞬间从她的指尖突起,严肃的星云满面流淌。
  
  当气息五彩缤纷时,唯一的杜鹃漫山遍野盛开。
  
  而文字啼血鸣叫,双眼生风,脚步行走在那座空中楼阁的绝壁。
  
  一个影子独立苍茫,最后的笑容淹没群山。
  
  我知道,四百多年的舞姿不是为一个人而舞。
  
  永不停息的神性里,有着永不停息的悲怨和倾诉。
  
  当风暴卷走杂念,旋转的黑影渐渐远去。
  
  一座山沉静如初,环绕着旷世的慨叹。
  
  所有文字葬身于深涧,等待有人捡起,铸成
  
  黑衣舞女的塑像。
  
  (2)
  
  一匹鹰巡视在它的疆域,数百年毫不觉得单调和疲惫。
  
  蓝天上有他的队伍和子孙。
  
  一幕连一幕的,末世将军的羽旄,铠甲与长剑,骠骑的威仪。
  
  当年的气质穿云破雾,翅膀上的闪电不时炸响。
  
  时间或许是一种暴力,使他只能以另一种身世盘旋在天空的荒原,守护他的内心与辽阔。
  
  当将军还未归来,一切风景不能成为过去。
  
  铁壁铜墙,龙盘虎踞,九关巍峨。散发英雄气味的夕阳,图画着残垣断壁。
  
  凋敝的营盘依然手挽着手,垂悬的天梯仍旧捍卫行宫。
  
  森林复苏,葳蕤抵御荒寒;露天的武库里,整齐生长着斧钺刀枪、箭戟锤棒。
  
  若干耸立的黑影,雕塑晨昏的苍穹。
  
  灰烬中的梁檐廊柱,风烟中的长号旌旗,丛林下的砖屑瓦砾,泥层深处的宫殿灯火……当宏伟史迹一一复原,
  
  城堡和将军,让世界瞠目回望。
  
  永不疲倦的盘旋,静穆的眼光一遍遍抚摩大地。
  
  统驭是一种气魄,俯瞰是一种责任。
  
  孤独的英雄不计较岁月,不纠结来路和去路,既为成功者证言,也为失败者志哀。
  
  翅膀扇动罡风,以暴制暴的血性延续刚强的历史。
  
  生也如此,再生亦如此。
  
  (3)
  
  我一定要爬着绝壁而上,沿着天空、云海的大道,找到一条血性的河流。
  
  一座天空之城,风云交汇的巨大构想。
  
  飞虎、飞龙,是一种雄性的象征。磅礴的底气源于七百年的保家卫国。
  
  直到穿上飞鱼品服的忠贞与豪迈,筑就一方坚不可摧。
  
  应对东西南北,小心上下左右,无论什么危情和处境,都不选择放弃与逃亡。
  
  或许才气过高,又言理想太盛。政治暴力源于政治符号。
  
  不就是一座山吗?戴着它的花冠而已!
  
  一场灭亡真的发生,为另一场灭亡成功预演。
  
  一条深涧,无数生灵构筑另一座宏大的建筑。
  
  暴力与暴力的角逐,我溪流的双手无能复原他们最后的刀口。
  
  或许他们拒绝我的柔弱,愿以长眠捍卫自己的品质。
  
  满山的猴面鹰,伫立深夜的峭崖,此起彼伏的呵嗬唤醒沉睡的灵魂。
  
  磷光照亮清泉之路,数万清醒的面目回荡在呵嗬的笑声里。
  
  黎明到来之时,露珠依然苦涩。
  
  我抚摩第一缕阳光照亮的岩石,坚硬的伤疤生气蓬勃。
  
  一如继往的孤傲,满囤不倒的废墟,
  
  尽是肉眼不见的碑文。
  
  (4)
  
  烽火一直燃着,青烟里的美人笑靥如花,一代比一代好看。
  
  飞凤关有着双关的修辞,也有着历史的宿命。
  
  虽不及铜雀台的盛名,但屯集了满囤的想象、青春意气,也屯集了隐匿的暴力,未来的战争。
  
  历史并不想重复它的细节。飞凤关的废墟卓然峻峭,充满传奇甚至诗意。
  
  作为事件的主人,必然属于情感的物种,来自宇宙的优雅情感注定他的悲壮宿命。
  
  于是,时空会弯曲,它的涟漪改变着事物的走向。
  
  有时甚至是悲剧的发源地,有时
  
  面临绝境,情感或爱情也是人的庇护所。
  
  那些石头的纹路里,季节一幕幕更替,命运则是一条由季节和情绪汇成的彩色河流。
  
  人在季节的中心,像鹅卵石让时空飞速打磨。
  
  无许人物和事件在浩瀚的历史中布满歧路与纷争。
  
  硝烟过去,当历史清醒过来,人们总会记起肃杀中那一丝柔和与春意。
  
  冷艳的城堡,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总是风景的主角。
  
  人是角力场中的一枚棋子,正如我此时独立苍茫,仍旧被各种力量围剿。
  
  一切又是宇宙抛出的微尘。女人、将军、城堡,情感、暴力、战争,生死、朝廷、口号,以及一切的历史……
  
  各种事物呼啸而来,又席卷而去。有人点亮暗夜,也有人毁灭辉煌。
  
  战争或许是表面涂抹了双方脸色的游戏,而人间悲欢离合,也只是一段经历毫无知觉地向另一段经历滑行。
  
  没有牢不可破的江山,也没有绝对的正义与胜负。
  
  苍茫之上,飞凤关的女人只是一个影子,面纱消失,
  
  留下一面石墙的传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