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征文329】行走乌江,我们与龚滩有个邂逅千年的约定

时间:2017-09-03 09:4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旭 阅读:
  旅游中巴车刚进入古镇的街头,就有朴实的土家姑娘招手迎接我们,爱说爱唱的刘兴林老师打趣说:“很好啊,我们每到一处都有美女相迎!”我们在姑娘的带领下,把车停在江边的露天街道停车场,还来不及放松略为疲惫的身心,美女们也没来不及化妆补粉,我们立刻就被这具有1700年历史的酉阳龚滩古镇吸引住了,帅哥美女们特兴奋的选择了一户吊脚楼客栈入住,放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古镇之旅。
  
  这是一次特别的旅行,缘于铜仁网站在贵州向东集团和铜仁青年旅行社的赞助下,组织会员网友一行十八人到酉阳采风,大部分相互都不认识,有湖南的、贵州的、广西的。但是大家心照不宣,都很窃喜,因为都结识了许多喜欢舞文弄墨的和走遍名山大川的好摄者们。由于一路旅途劳顿,首先要解决的是“咕咕”直叫的肚家问题。我们寻到镇上有名的龚滩旅馆,老板娘穿着一身土家人朴素的衣装,无论从身材与衣质都显出贤惠与善良,让同行的我们内心钦佩。不一会儿,菜上来了,九菜一汤的土家小炒,色泽亮丽,油而不腻,辣中带麻,入口即是满嘴油香,口感委实不错。
  
  饭后已是黄昏,天上下起了小雨,可能是为我们下下凉呗。听导游说,江边的晚景不错,我们决定去踩踩,顺着古镇石阶慢慢下去,就走进了吊脚楼聚居群,几乎每走5米,朋友们都要驻足留影,几步石阶,一扇老木门,路边凉亭以及那浑黄的红灯都成了大家留影最好的背景,使得古镇老街的历史厚重同人们的现代气息很和谐的融合在一起。
  
  先前,晚上的古镇显得相当宁静,游人也不多,偶尔有好“摄”者带着蓑衣斗笠摄取那青石街在忽明忽暗灯影下难得的影像,深巷蜿蜒曲伸。“这山没得哟那山高了喂——”,忽而有土家情歌从深处传来,粗狂昏沉,循声走近,那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中老年男女在用这样的方式回味他们当年缠绵美好的爱情故事。走着走着,前面灯火辉煌,彩灯霓虹闪闪,随着快捷的现代化节奏飘出青年们声嘶力竭的吼唱,“KTV”闪字灯晃花了人们的眼——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卷,一种现代与古代和谐融洽的场景,一种上辈与后生不同方式的宣泄,一种苍伤与辉煌的有依有据痕迹都在这迷离的魆黑夜晚裸露无益。
  
  由于雨越下越大,我们无法再继续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决定明天再赏。
  
  第二天早上,当我们决定在再赏江边古镇时,发现少了两位美女,一打听,才知道“好摄”的“慧ZSR”和“李复兰”天刚蒙蒙亮就去猎取乌江风景了,她们对美的执着追求深深打动了我。古镇上特显眼的就是吊脚搂,一栋栋面江而立的吊脚搂在晨光照耀下展示出古镇独有的魅力,在古老的黄角树的遮掩下显得幽静而神秘,历史的沧桑透过茂密的树叶还在向游人诉说着曾经的浪漫。
  
  我们八人一组,坐上江上的快艇,进入古镇下面的乌江。从江面上转身看到了古镇的全景,这千古流传下来的独特建筑群居在山脚,木楼就靠数根立落在基石上的木柱支撑着,木柱之间有横梁连接,全部的接口都是契合成的,屋顶翘角飞扬——我只想说,前人的智慧造就了吊脚搂独特的美丽。
  
  游艇快速前进,山峡处升起一层蒙蒙的乳白色的薄雾,如烟似絮,弥漫江面,逐渐扩散,成一片轻纱,飘渺迂回。抬头斜视,半山腰团团薄雾这儿一簇,那儿一朵,如繁开的莲花,吻着山的肌肤,慢慢滑向大山的腼腆羞涩的脸颊,与蓝天白云浑成一体。这种感觉,让人忘却那不是乌江亘古不变的守候,而是山峡信誓旦旦的相依誓言。
  
  我们又看到了江边的村寨,吊脚楼厢房逐渐被现代砖混结构所代替,不过零零落落的渔居村落里,还散留着那虽然透壁装修却又灰暗斑壳的木楼,让人感受到古老的乌江蕴含着的新的生机。
  
  随着山势,乌江游线转了一个弯,我们看到了一座古老的木桥,那是一座很特别的桥。船夫说:造型、用料、结构、技术,无论从哪一方面,你都会体会到前人的智慧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整个一座十米宽、百余米长的桥,不用钢筋水泥砂石,全部用木料建成,并且没用一颗铁钉,完全靠“公母”楔头镶嵌结合,上盖瓦柃遮挡风雨,千年不变,甚是令人咋舌。当地人称之为“无钉桥”,电影《梦断蓝桥》就在这儿进行了外景拍摄。
  
  一路上,天然生成的壁画、月亮山等美丽风景引得帅哥美女们大开“摄”戒,特别是年轻的“涌森哥哥”,无需指点,能够很自然地摆出优美和谐的POSE,或是娇媚,或是活泼,或是轻松,或是夸张,让午后宁静的小镇乌江添加了些许的张扬。
  
  顺着船夫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江边一个石砌的矮墙,那是当年小镇的渡口,曾是红军英勇战斗过的地方。龚滩地处乌江、阿蓬江交汇处,当年曾是渝东南盐巴、布匹、山货的转口码头,年吞吐量达500万吨以上,集聚了商贾、力夫、纤夫7000多人,素有“钱龚滩”之誉。1949年11月1日,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从北起湖北巴东、南至贵州天柱约500公里战线上发起西南战役。我12军从湘西攻占秀山、酉阳后,又向西急攻乌江重镇龚滩,与敌发生激战——就在这渡口,就在这解放龚滩的战斗中,26名战士光荣牺牲。那“夺船尖刀班”的6名战士被阴霾的洪水卷走的场景,那20名渡江先锋倒入江面的沉痛镜头,那被鲜血染红的江面至今还记忆犹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