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征文328】美哉,九寨

时间:2017-09-03 09:4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东北雪 阅读:
  第一次来到阿坝州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九寨沟的风景之美了。这里的青山秀水让我从心底里惊叹造物主神奇的功力了。
  
  九寨沟的山不像东岳泰山那样雄伟嵯峨,也不似西岳华山那样险峻峭拔;但它层峦叠嶂,横亘连绵,格外粗犷豪放。上面是碧蓝的天,洁白的云,下面是绿葱葱的树,蓝幽幽的水,相映成趣,颇为壮观。时值盛夏,古木参天,蓊郁阴翳;野草丛生,绿意盎然。各种不知名的奇花异草姹紫嫣红,竞相开放,给山坳点缀得分外妖娆。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地面上趴满了青青的苔藓,散落着鸟兽的羽毛,弥散着一种神秘的原始气息。山谷里万籁俱寂,静谧无声。时有叮叮淙淙的溪水声弦乐般的传到耳际,让人产生一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感觉。
  
  九寨沟的水是风景中的主角。它们神情各异,姿态万千。有的激越澎湃,有的沉静安详,有的轻灵飘逸,有的异彩流光。有的喜悦鸣响,有的热烈奔放。潺潺的林间小溪随行而流。掬一捧清澈透明溪水送入口中,你会感觉到丝丝甘甜味道。大大小小的瀑布随处可见。细小的仿佛从半山腰挂下来的银带,时而溅起串串银珠碎玉,尔后又化作迷茫的水雾,弥散开去。宽大的仿佛倾泻飘洒的银幕,热烈而奔放。蓝幽幽的翠湖(当地人称之为海子)处处而现,湖水清澈见底,水中的枯木败草历历在目。湖面微波不泛,水平如镜。远远看去,宛如硕大的蓝色翡翠,又仿佛一位安详娴静的淑女,是那样清丽婉约,静静地守候在山谷里,似乎等候着远游的情人归来。五彩池是水中的魂。她色彩斑斓,光怪陆离,令人惊艳不已。仿佛一位浓妆艳抹的少妇有所期待地悄然隐匿在山坳密林之中。相传这五彩池是女神色嫫梳洗的地方。为了取悦于男神达戈的青睐,她每天都在这里梳洗打扮,天长日久,她脸上洗下的胭脂便化作了这让人惊艳的五彩池。有人誉之为圣洁的人间瑶池。其实,五彩池绝不仅仅五种颜色。黛绿,墨绿,翠绿,蔚蓝,翠兰,绛紫,赤褐,鹅黄,艳红,各种颜色有深有浅,有浓有淡,互相渗透,互相浸染。蓝中泛绿,绿中浸黄,斑驳陆离,七彩纷呈,亦实亦虚,如梦似幻。究竟多少种颜色,又有谁能分辨的请呢。简直是一幅绚丽多彩的锦绣。它的绚丽繁华,即使是丹青妙手也难以描绘得出的。难怪有人“九寨归来不看水”的赞誉呢。
  
  九寨沟,山抱着水,水拥着山,山水相依,交相辉映,美不胜收。天下独绝,无出其右者。行走在这山谷里,真的仿佛徜徉在一个童话的世界里一般飘飘欲仙了。
  
  出了九寨,走进臧家,便是另一番景象。如果说九寨沟静谧中略带微寒,那么臧家则是一派火爆热烈的景象了。我们一行人刚踏进飘满五彩经幡的臧家庭院,就要被主人的热情熔化了。主人依照当地的风俗在庭院里举行了欢迎仪式,便把我们带进了宽敞的客厅。大家纷纷落座之后,就有年轻的色嫫为我们敬献洁白的哈达。接着是一相貌端庄的女主持人向我们介绍藏族的一些风俗礼仪。这位自称卓玛的女主持亭亭玉立的身材,红中透粉的脸庞,眉清目秀,不施脂粉,淡雅清丽,给人以自然美的感觉。她用一口流利的标准汉语,滔滔不绝为我们讲解着。如此气质高雅的藏族女人让我不由得想起“钟灵毓秀”这个成语来了。这当儿,又有年轻的色嫫端上来酥油茶,青稞酒让我们品尝。她走到我的座位前边的时候,仿佛真的发现了野狼似的惊叫起来:“呀,这个色狼没穿裤子啊!”我这才下意识地把挽起的裤腿拉下来,不好意思的说:“你们这里太热了。”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有同行者对她说:“人家是中学教师,不会那么没礼貌的。”听说我是中学老师,那年轻的色嫫马上对我肃然起敬了,一再向我道歉。接下来便是歌舞表演。首先出场的时那位自称卓玛的女主持。她摇摆着娉娉袅袅的躯体步入场中。只见她的舞蹈千姿摇曳,时而轻盈,有如翠柳扶风,时而刚劲,有如劲松挺拔。轻轻捷时仿佛乳燕伏巢,迅捷时仿佛夜鹊惊飞。简直不亚于专业舞蹈家,让在座的嗟叹不已。她的歌声清越委婉,嗓音清脆洪亮,颇具穿透力和震撼力。我想,也许是这高原的特殊环境造就了她的歌舞天赋吧。
  
  也许因为我是个中学教师的缘故吧,歌舞表演完毕,卓玛便径直走到我面前,约我和她合影留念。我也便欣然接受了。散场时,她又依依不舍地陪着我聊了起来。她说她最崇拜文化人。我问她上过什么学,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说;他们藏族自古就是男尊女卑,女人没地位。女孩子不准上学读书,更不准学藏文。只有男孩子才能到寺庙里学习。她倒是个例外,她是个独生女,父母宠爱,允许她上了几年汉人的学校。她还对我说,藏族女人只有劳动,生育才是她们的资格和权力。从小就开始上山放牧,培养勤劳的习惯,长大成家后也好养活家人。如果女人不劳动,让男人出去干活,会叫人瞧不起,说你养不起男人。在藏人眼里,旺盛的生育能力便是女人的资本。如果一个女人不会生孩子,就会被婆家打出家门,到山里住帐篷。女人生孩子也不许在房屋里,不然会玷污圣洁的神灵,只能到牛圈里生,刚生下孩子就下地干活,不像汉人兴坐月子。听到这里,我的心头突然一震,藏族女人实在太委屈了啊。她还告诉我一个鲜为人知的藏族习俗,就是一夫多妻的习俗。一个男人可以娶一家几个同胞姊妹做老婆。姊妹几个共同侍奉一个丈夫。也有少数一妻多夫的,就是一个女人可以嫁给一家几个同胞兄弟,几个兄弟分享一个老婆。听到这里,我的心里陡然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酸楚。愤愤的说:“这对你们女人也实在太不公平了啊!”她淡然一笑说;“这习俗是古代留传下来的,没办法,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我说:“你不向往外面的世界吗?凭你的天资完全可以走出大山闯荡一番的啊。”她却不假思索的说:“我有我的丈夫和孩子,我离开他们,就是对丈夫不忠,神灵也要降罪惩罚的。”简直无法想象,这冰山一样的习俗何年何月才能得以融化呢!
  
  啊,卓玛,一个美丽端庄的藏家少妇,她的容颜就像高原上的格桑花一样艳而不妖,她的意志就像峨眉山一样坚定不移,她的情操就像冰山上的雪莲一样坚贞不渝,她的胸怀就像羌塘草原一样宽广坦荡。卓玛不失为大自然的杰作,九寨沟另一道靓丽的风景。
  
  卓玛,扎西德勒!九寨沟,美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