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征文323】夜游西湖

时间:2017-09-03 09:2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邱木 阅读:
  晚风。柳色。月朦胧。
  
  雪老师说,孤山、断桥、残雪、瘦西湖……这就是杭州,独一无二的杭州。
  
  杭城有宋朝的底蕴,大大小小的街巷、马路,隐隐透着宋朝文人的气质,灵隐路、孤山路、古灵慈路……浸染宋朝人的审美。
  
  那“孤”字,独,再无他人。那“隐”字透了心境,只限于一个人于山河间。还有那“灵”字太活跃,真是天真、朝气的一派。
  
  杭州的人文是陷于不可抵制的生活美学的。南方人家全然是花、草、树木,被掩盖在苍绿间,绿得不可喘息,绿得让人嫌腻。
  
  但就是如此的苍绿,凸显着杭州热烈的气息。南方人家的门前门后、庭院,挤满这些热烈,更不用说家喻户晓的西湖了。

  
  而西湖,我更倾心于前加一个“瘦”字,瘦西湖。这“瘦”的意境,全然是低调的、含蓄的。宋徽宗创了瘦金体,想来也是他的心境全在这“瘦“里,“瘦”多么的不张扬,看尽人间悲欢,抵达高处,清明人世楚楚的日常,无哀亦无大喜。
  
  我们一行人漫步在瘦西湖。杨柳、晓风、残月,真是应景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古人的诗句全是意境。此时,身处此景想到这首诗,画面如是,放佛是一场穿越。
  
  我们倾心于与古人一段对话,是古人对情感的寄托全用寥寥数字寄托了他们的心境。古人用字惜墨,“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字字读来,情绪全倾诉在山水之中,看着,看着,这景色,能惹出泪来。

  
  微风。柳堤。月微茫。看波光粼粼的西湖水发呆,月光映射在西湖中,那颤颤的光色像钢琴键,一碰就能够发声。张岱《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一场夜归一场梦,人世全抵了。恍如悠悠梦境。船舶留下的知己盛宴,令人赞叹。如今,再无这番情景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对酒当歌、吟诗作曲。

  
  而我们几个人,也算是盛大。雪老师精通传统文化,西湖甚是她的大爱。行至苏堤,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即兴为我们唱起了《白蛇传》:
  
  “西湖山水还依旧,我憔悴难对满眼秋。曾记得三月西湖春如绣,与许郎山盟海誓订白首。又谁知好花偏遭无情雨,恨法海他苦苦与我作对头,看那断桥未断寸肠断,昏沉沉我立不稳,且坐桥头。”
  
  声音空灵极了,加上静夜,飘乎乎的风声,一切都是这般好。站在断桥上,此情此景,那水漫金山,那白娘子与许仙的情话,恍如在眼前。
  
  时空的跨越触了心弦,站在夜色的西湖边,全是久远的写意,全是人生,全是故事,甚是那小情小爱,那荒芜的悲伤,那别无奈何的情爱,皆是一场空茫……

  
  作者:邱木,浙江衢州人。喜花草,爱美食,迷摄影,痴文字,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当代艺术。微信号:530247198,微信公众账号:muer0503,微博:邱木0503,豆瓣:邱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