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征文268】牧魂

时间:2017-07-10 20:3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黄金 阅读:
  都说人生是一次漫长的旅行,这话要看怎么去理解。在我看来,用“漫长”形容人生的长度不够熨帖,还有待商榷。人生之于不老的时间来说,恍若倏尔而逝的星火,其长度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所以,古来的人们都在妄想着追求生命的永恒,讵料,秦始皇的长生梦最终还是碎于沙丘,徐福也了无踪迹。纵观历史,古代帝王好像都为此付出过或多或少的代价,多者丧国杀身,少者误政害民,不一而足。所有的作为还是未能解咒人生苦短的命数,都不过是在徒劳而已。
  
  个人认为,凡宇宙间能称得上永恒的,除了不死的时间外,就人类本身而言,恐怕只有“思想”才勉强称得上永恒了。不过,其之于时间而言,也只能算是一种“短暂的永恒”罢了。
  
  不错!唯有对人类社会发展有积极引领作用的思想才具有不朽的生命力。譬如,有古希腊三贤之称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及我国春秋战国时代的诸子百家代表人物——老庄、孔孟、杨墨……等。虽然他们的生命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逝去了,可他们的思想却一直在指引着人类前进的方向,成了人类取之不竭的思想源泉。
  
  常听到有些作家不无自豪地说,其一天要完成几千上万字的文稿才能小息,否则,不敢有丝毫松懈。一部三四十万字的长篇,只需一个多月就可以脱稿了,如此敬业精神实在可嘉。在很多作家的简介栏里,总是会看到其作品字数的累计量达到了羡煞旁人的千万字以上。文字堆砌的速度十分了得,作品建筑的“浮塔”不可谓不高。然,当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读完其“佳作”后,看到的只是满文牢骚之语,亦或满纸淫秽之言,并未看到优秀作品应该具有的社会责任和精神价值。真不知作者意在向读者传授牢骚方式呢,还是在教导淫秽技巧?我甚至怀疑其是在借作品之虚名,行猎淫之欲。如此淫语骚言的作品,纵有百万之言又有何用呢?其折射的不过是作者污浊丑陋的灵魂罢了。毫不客气地说,这简直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创作行为,是一种掠夺社会资源和浪费读者宝贵时间的可耻行径。再看前面所举的古代中外贤哲,他们终其一生也不过几千上万字而已,有的甚至一字未书,可他们留给世人的思想财富,其价值岂是现在这些冗言秽语者所能企及的么?不能。
  
  真可谓:冗书千册不及孔孟三言,杂谈万卷难媲洪范九畴 。
  
  基于这样的观点,前几天无意间获悉“旅行的意义”这一命题时,脑海中想到的不是那种换词换景不换思,千者如一的游记写式,而是想以自己“放牧灵魂”的方式参与这次心灵之旅。
  
  窃以为,旅游与旅行的本质区别在于:旅游是一种玩弄于山水间的临时性情感寄托活动,以及对异地风土人情的探窥行为。游者以游遍名山大川、古迹遗址为豪。却不知,这种行为正如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说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试问,你今年在同一地方看到的花还是去年那花,草还是去年那草么?不是。花开花谢,草木枯荣,早已“人是物非”了,也可以说是“物非人非”了。因为当你故地重游时,面对早已改变了的景物, 你的心情也不是往昔的那种心情了啊!当然,对于这些改变,游者却浑然不知。而旅行则更像是一种修行,是伴随人一生的精神历练。这种修行不但来源于脚步对距离的丈量,更来源于思想对认知高度的累积,是一种以“放牧灵魂”为主要方式的长期修为。
  
  曾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便开始尝试着思考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思之所得是心中泛起了一个朦胧的梦,但只知有梦,却不知梦将何往。就这样梦着、想着、盼着……其间哭过、笑过、挣扎过、痛苦过……直至最后迷失在现实的俗琐里,撒落忧伤满地。我知道,那是梦碎后溅落的残伤。自此,我又回到了没有梦陪伴的孤独之旅,得过且过,随波逐流。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自己将会无声无息地就这样老去,末了,消失在灰暗的岁月里,没有谁会记起我曾经来过。就如我来时,渺小的生命未能惊扰世界一样——“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尽管我心有不甘!
  
  时光荏苒,当家变成了故乡,我也从一个十六岁时含恨远足的青涩少年,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的游子,浑浑噩噩地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春去秋来。回想以前,总是幻想着要用自己的激情去雕塑岁月,让岁月积淀成生命中无数个精美的塑雕,奈何却反被岁月雕塑得没有了往昔的轮廓,变得世俗而温恭。
  
  我掉进了世俗的旋涡,被一切杂琐裹缠着,失去了自我。心想——我真的完了……
  
  永远记得2012年10月12日的那个早晨。醒来后,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开始浏览当日要闻,导读栏里有关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像一台植入身体的起搏器,瞬间激活了我早已麻痹了的整个神经系统——包括那个久违的梦。我终于明白了,心中那个曾经破碎的梦,其实一直驻藏在内心深处,未曾离开,现在正开始褪去遮掩它多年的朦胧面纱,在我心中逐渐明朗起来……
  
  其年我三十六岁。心想,我还来得及,毕竟距离“耳顺之年”还早着哩!学历也不是个问题,至少初三的课程我是上了三天才辍学的(我比莫言幸运),只要再加以学习,于写作够了。因为在我看来,一部优秀的作品,首先要有“魂”,否则,用再华丽的辞藻修饰,也只好比橱窗里的模特——有形而无神。而作品里的“魂”,就是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必须具有积极的价值意义——对人类社会发展有所助益。这不但需要作者具有深邃的思想,且这种思想必须是由心中的大爱衍生而来。大爱思想之多寡有无,又与学历高低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我确定自己具有这样的思想,这点——我坚信!
  
  心中的梦有了明晰的方向,余下的就是该如何付诸行动了,于是便不顾一切地逐个结束身边的杂情琐事。并于2015年8月,把自己从俗琐的桎梏中完全解脱出来,开始有选择地进行阅读和思考——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荒芜了二十年的空白补起来。然后凝结成有“魂”的文字,付之梨枣,诞之于世。
  
  为了让未来不再是梦,我时而尝试着去探寻老子出函谷关后的踪迹;时而物化成鲲鹏图南,击水三千之时,不觉已扶摇九万。天高海阔处,我分明看到了庄周化蝶时的情景。接着又跟随孔子周游列国,困于陈蔡,弄的我顿感饥肠辘辘,可孟子的告诫却又飘于耳畔:“……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也曾被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里那祖孙几代人共用的冗长名字弄的云里雾里;被霍达《穆斯林的葬礼》中,楚雁潮和韩新月那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惹得无数次泪流满面。于此,我确定自己的感情足够丰富,而这应该是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必须具备的情怀。我有,这点——我也坚信!
  
  我的思绪继续飘飞,搭载着灵魂穿越九霄,试图去往宇宙的极边,感知那里的无限,奈霄汉无极,终了一无所获。各星体之间有我灵魂经过时留下的印迹,那是我试图了解爱因斯坦《相对论》——连接起来的无数根直线,也是牛顿“万有引力”指引我穿透地心无果后做出的另一种尝试。
  
  离开浩瀚的太空,灵魂又向远古回溯,那里有宇宙形成的过程及物种起源的奥秘。我也好像参加了“涿鹿之战”——见证了华夏文明的演变……及至哭泣于近代中华民族所遭受的屈辱之年……
  
  我常常在想,倘生命是一个无限轮回的过程,那么,我的生命早就存于古老的物宇之中了。我从远古一路走来,见证了物宇的所有变化,因此我的思考总是会不自觉地回溯到遥远的过去,并透视到那虚无的未来。不知不觉间,所思所想已然从个体生命价值和人生意义的自我阶段上升到了国家荣辱和人类共同命运之新高度……是的,任何人都可以怀疑我的智慧——认为我妄自尊大,自命不凡;但这否定不了我作如是思考的事实,就如我无法否定我的存在一样。
  
  ……
  
  如果我真的来自于古老的一粒尘埃,那么我的旅行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然则,今生以人生的方式处之于世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是为某种神圣的修行而踽踽独行吗?也许是吧!
  
  那么,何为旅?
  
  斯为旅——
  
  人生之旅;
  
  生命之旅;
  
  思之旅;
  
  放牧灵魂之旅……
  
  作者:黄金,笔名一尘(备用)。贵州省普安县人,农民。文学爱好者,未发表过任何作品,处女作长篇小说《千年一梦》正在创作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