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读北海老街

时间:2018-04-05 17:2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成学 阅读:
    北海老街是一本装帧比《廉州府志》还要精致的线装书。

    每当打开北海老街,她那随波逝去的百年沧桑,淹没在稗官野史中的曲折故事,总是特写镜头般定格在我眼前:人行幽市,面朝大海;碧波与云帆似画,往事和远岸如烟。可以说,没有浩瀚无垠的北部湾,就没有北海老街的几度繁华。没有老街的几度繁华,就不会有北海大道的四通八达,就不会有南国珠城的日新月异,就不会有北部湾畔的车水马龙,当然,我也不会在这里优哉游哉地创作人生连续剧。

    阅读北海老街,就像打开了我收藏已久的北部湾近现代建筑年鉴。这本年鉴,是需要在东方欲晓之时临窗默读的。城市发展史告诉我,作为一个城市,无论大小,如果没有了老街,就像美丽的建筑文化链条突然断了一截,使人无法将她的过去与现实链接起来,以至让人觉得她像一片飘飞的云,半点历史文化底蕴的厚重感都没有。就像我的家乡六枝,假设没有夜郎古镇郎岱的点厾,那牂牁古韵就会失色不少。因此,我对北海老街一直十分心仪。这个早在汉代就是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的胜地,就像苏东坡留在合浦的诗一样耐读,耐品。我常常喜欢去老街的雕塑前猎奇,喜欢在老街的小巷里思古。无论是陪外地客人在老街的咖啡馆里聊天,还是陪远来的亲友在商铺前购物,总是以历史的眼光去发现自己喜爱的诗句,以宁静的心态去扫描浮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人间万象。

    凡是“驴友”都知道,在比较有名气的地方,几乎都能见到修葺一新的现代化“老街”。如闻名中外的丽江四方街、西安碑林街、上海明清街等等。这些地方虽然也留下了我或急或缓的追寻足迹,但浮光掠影,印象不深,从来没有一处震颤过我的历史心灵,更不要说产生过半点现实共鸣了。每当与人聊起,只不过有点“孙大圣到此一游”的骄傲罢了。可是当初一到北海,我就被老街的风韵迷住了,至今不知忘返过多少次,流连过多少回。每游一次,那些欧式骑楼就会给我一次精神洗礼,仿古路石就会给我一次审美愉悦,历史气息就会给我一次淡泊熏陶,传美人文就会给我一次精神升华,从而不断吸引着我对这座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这里谋生的海滨城市的鉴赏。所以,每当打开北海老街,我就仿佛翻开了古今建筑师们的写意作品。沿着修复的老街从东向西或从西向东,走走停停,寻寻觅觅。班驳的墙壁上,各个历史时期留下的生活印记、不同式样的装饰、浮雕,各种字体记录下的店铺名称等等,依稀可见,可圈可点。据资料记载,那些大多高为二至三层的建筑,主要受19世纪末叶英、法、德等国在北海建造的西方卷柱式建筑影响,临街两边墙面的窗顶多为卷拱结构,卷拱外沿及窗柱顶端都有雕饰线,线条流畅,工艺精美。这些临街的骑楼,既是道路向两侧的扩展,又是铺面向外的延伸。人行其下,既可遮风挡雨,又可躲避烈日。有位同事曾对我说,他读小学时每天都要在这些骑楼下来回走四趟。六年间,额头从来没有被太阳晒热过一次,睫毛从来没有被雨水淋湿过一回。因为他家大门和他就读的小学大门都在同一边上。记得1995年“五一”期间,我第一次从六枝来北海阅读老街,就是沿着骑楼下的阴凉地面缓步徐行,逐渐体验出她的妙处的:炊烟缕缕,苔藓片片,即使三伏天也阴郁而清凉,寂寞而沉美。一年四季,既不张扬,也不显眼,随风入夜,淡定自然。当然,北海老街并不像我说的这样简单。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她所展示的,不仅仅是享誉中外的珠城风景,而是19世纪甚至更远的历史时期就有的博大胸怀;不仅仅是海洋般的包容精神,返朴归真的古典美,现代文明所无法替代的历史美,短时间内无法创造出来的民俗美,而是换了现代血液的北海心脏,容光焕发的北海颜面。她含蓄而内敛,谨慎而谦虚,至今没有提篮小卖的无序追逐,没有毁灭老街的商业俗气,更没有熙来攘往的游人践踏。在历史书页的大开大合中,厚重的南珠文化积淀早已把他磨砺得荣辱不惊,恬淡怡然。既不为每一块砖头里蕴涵的历史故事所陶醉,也不为每一个子孙追赶时髦而皱眉,始终保持着海洋文化的大气底蕴。不知是谁说过,老街是历史的童年记忆,童年是历史的微型电影。是的,在北部湾畔,老街见证了大海的潮涨潮落,大海注入了老街延续生命的无限生机。如今,她青春靓丽,风情万种,以独特的仪态迎接着大批远方的客人。那些在骑楼下小睡的老人,倚门而坐的中年妇女,沿街卖而不叫的小贩,骑着童车戏耍的小孩,无不向游人展示出当今北海社会的和谐,进步,使我在打开北海老街时,心泛微澜,涟漪阵阵:从古至今,北海老街以她浑厚的海洋民俗文化积淀,养出了诱人的珠城性灵,育出了灿烂的南珠文化,唱响了改革开放的主旋律,不断演绎出了一个个融会山海文化的弄潮梦,使我在不知不觉间,情不自禁地把默读换成了朗读。

    每当掩卷凝思,虽不至于“一篇读罢头飞雪”,但我的传统文化情结总是被北海老街的人文精神彻底染色一次。自从老街“翻新”以后,只要有空,我都会去走一走坦荡如砥的青石板路,看一看“修旧如旧”理念的物化,寻一寻历代名家的浅唱低吟。当脚步款款移到开得艳丽醉人的三角梅下,当思绪如爬山虎漫过大清邮局的古老房檐,当目光探进长满苔藓的小巷停留在悠摇蒲扇的“公仔”“妈仔”身上,我仿佛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时光隧道,走进了一次又一次的北海繁华,将传统文明情结定格在名人们钟情老街的心灵底片上:老舍之子舒乙来北海讲学时,说北海老街和新加坡国宝级的老街一模一样,建议有关部门加强保护;英国建筑专家白瑞德认为北海老街的历史文化价值已经超越北海,惠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加拿大蒙特利尔市市长皮埃尔.布尔克建议北海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将老街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来保护……虽然百度上也偶尔有声音传说这些看法和建议仅仅是一种礼节性或专业性的客套,但我却想说,这是他们深谙建筑历史文化的一种心态在北海老街面前的自然流露,一种由老街心态衍生出来的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固有的传统文明情节,所以,我不仅要朗读北海老街,更要带领慕名而来的亲友们一起诵读了。

    诚然,每个光临老街的游人都知道:老街没有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没有宽敞笔直的柏油大道,没有十里洋场的灯红酒绿,但作为地域文化的一种特征,作为历史文化的一个斑斓符号,北海老街始终彰显着她厚重的海洋历史文化底蕴,展示着她南国珠城固有的绰约风姿。因此,当我读完历尽沧桑的北海老街时,仿佛看见她又幻化成了一位漂亮的渔家少女,身披灿烂的现代霓裳羽衣,驾着轻舟乘风破浪远去……

上一篇:峡谷放歌
下一篇:旅居美国(组诗四首)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