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论旅游文学的历史演进路径

时间:2016-05-15 16:3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李凌峰 阅读:
    在古中国的历史上,有一大批具有独立思想的“士”,这批特殊精英阶层能文能武、饱读诗书;或在殿堂殚心竭虑匡世经国,或隐居山林沉思传道,或独立特行四处游历;但只要他们纵情于山水之间,则泼墨诗词、游记、楹联等,留传至今,形成独特的旅游文化与旅游文学。

    一、旅游文学的内涵

    旅游文学反映的山水风光背后的人生、社会。“旅游文学”就其内容来说,在我国古典文学史发展的各个阶段出现,如“山水文学”、“旅游文学”作品,以及历史传说故事、碑记、楹联等。

    旅游文学的界定,学界大致有四种观点:一是“兴趣说”,即凡因旅游而产生的,或者在旅游生活中所能引起游客兴趣的文学作品,均可统称为旅游文学。二是“文字”说,即有关旅游文字记载,都可以归为大的旅游文学的范围。三是“艺术”说,即从艺术观点说的旅游文学,如游记文学,它属于纪实性文学,也属于报告文学的一种。四是“生活”说,即以旅游生活为对象,以抒写、讲述、议论等多种形式,反映旅游者及旅游工作者在整个旅游过程中的思想、情感和审美情趣的文学。

    笔者认为,上述几种定义的共同缺陷是忽略了旅游文学的人文学科性质,见物不见人或者见景不见人。忽略了人类的语言本质特征和人的文化性。“和蜜蜂以及其他群居动物比较起来,……人是唯一具有语言的动物。”翻开所有与“山水”有关的作品,它们饱含作者的情感,寓情于山水,饱含人生态度,意在景外,韵在景中,最高境界是达“天人合一”的佳境;况且,十人眼里的景色而会留下十种不同的文字情调(纯粹写实的游记例外)。因此,笔者认为,旅游文学可定义为:在山水中寄托社会与人生的感悟,在景致中饱含的人文情愫,在行走中留下的如实描述,以及由此而生的众多研究成果,可统称为旅游文学。

    二、中国古代旅游文学的历史演进

    中国古代旅游文学的发展大约经历了四个阶段,即先秦两汉的萌芽期、魏晋六朝的勃兴期、唐宋元的鼎盛期和明清的衰减期。

    (一)先秦两汉的萌芽期
    先秦两汉时期,人们开始对山水人文关注,在《诗经》、《楚辞》等作品出现描写山水自然的句子、段落,作者将景物融会到旅行游历中,借景写情,融情入景,对旅游文学的形成具有重要影响。《诗经·溱洧》是第一首完整的旅游诗,描写了一对青年男女踏青郊游的风俗场景。《封禅仪记》是第一篇游记散文,被学界称作“单篇登山游记的开山之作”。

    (二)魏晋六朝的勃兴期
    魏晋南北朝是“风流才子”成群的特殊时期,及时行乐思潮使旅游成为一种风气、一种时尚,旅游诗、赋、散文大量涌现,古代旅游文学勃然兴起。王粲《登楼赋》开旅游赋之先河。曹操的《观沧海》情景交融,实现了登山观海主题,标志中国旅游诗成熟。东晋谢灵运专写山水游览,成为中国山水旅游诗的鼻祖。旅游骈文代表作品有南朝鲍照的《登大雷岸与妹书》、吴均的《与宋元思书》等。旅游散文有东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南北朝郦道元的《水经注》和杨玄之的《洛阳伽蓝记》,后两本专著把文学融于科学进行写作的传统深刻影响明代《徐霞客游记》。

    (三)唐宋元的鼎盛期
    唐代旅游文学达鼎盛期,尤以旅游诗和旅游散文两个方面最突出。唐代的旅游诗反映唐代奋进昂扬、积极进取的旅游风貌。诗人把握观览景物个性,将主观之情融入,使景物和情思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达到情景交融的境界。七言诗技巧日臻成熟,律诗不断完善,众体兼备,流派众多,使得唐代旅游诗风格多样,名家名篇迭出。

    初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几乎把所有的春、江、花、月、夜都收入自己的篇内,文辞清丽,韵调流畅,既描绘出一幅优美动人的画卷,又寓入对人生、宇宙的深沉思考,景、情、理交相辉映,和谐幽深,把旅游诗的意境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初唐四杰”中沈佺期和宋之问在流贬中的旅游诗作多写南方景物,风土气息浓郁;陈子昂的登临之作,抒发激昂悲壮之情;张九龄游览庐山的《湖口望庐山瀑布水》、《入庐山仰望瀑布水》等诗作,清淡高雅兼备昂扬的感悟。盛唐的孟浩然、王维共创山水旅游诗。孟浩然在漫游吴越等地所写旅游诗开盛唐风气之先;王维的大量旅游诗,既富音乐美,又富画意,被苏轼誉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高适、岑参把盛唐旅游诗题材扩到边陲。李白“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以奇特的想象和大胆的夸张给自然山水染上了强烈的感情色彩。杜甫的旅游诗饱含对国家和人民命运的关心,有着深沉的忧患意识和爱国情操。中唐以白居易、元稹为首的元白诗派以通俗的语言写山描水,具有淳洁、真切的美感;韩愈、孟郊为代表的韩孟诗派,以散文入诗,描绘山水的险怪、幽涩,在艺术上独辟蹊径。刘禹锡旅游诗作吸取巴山民谣的优点,清新刚健;柳宗元诗则含有许多感慨不平之气,寓孤独高傲之情于山水之景。晚唐杜牧诗俊爽峭健,寓情于景,用意深邃;李商隐诗瑰丽动人,在曚昽中有含蓄飘渺美感。

    唐代散文在中国旅游文学史上也有重要地位,柳宗元的《永州八记》标志着古代旅游散文的成熟。李翱的《来南录》描绘沿途见闻,以日记体叙述,开创了日记体旅游散文先河。

    随着人们交往范围的扩大,宋代旅游文学较唐代有进一步发展。柳永的《望海潮》描写杭州“市列珠玑,户盈罗绮”都市风采。宋代旅游作品还能融入个人、国家和民族的遭际、命运和人生哲理,从而丰富了旅游文学的内涵。苏舜钦的《沧浪亭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苏轼的《石钟山记》、陆游的《入蜀记》、范成大的《吴船录》等特色鲜明。宋代的旅游诗以“议论为诗”、以“才学为诗”。苏轼的旅游诗,描写壮丽的巴山蜀水,秀丽的西湖景色,奇异的海南风光,气势磅礴,想象丰富,自由奔放,富含哲理,代表宋代旅游诗的最高成就。

    (四)明清的衰减期
    明清人以游记见长,但人生感悟、社会关注、人文情怀开始淡出,旅游文学开始由盛转衰。明代政治险恶,社会动荡,文人对仕途失去信心,寄情山水,自我解脱;或摈弃空谈,走出书斋,进行实际科学考察。袁宏道主张独抒“性灵”,把游览山水名胜视为个人审美活动,表达个人审美情趣,以轻松诙谐语言描写游览的快感,少政治兴寄,体现出旅游化倾向。张岱的旅游小品文,语言明净,描写细腻,反叛文学载道的传统,充分展示个性,成为有节之士聊慰心灵的一块芳草地。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徐宏祖游历了30多年,考察几乎大半个中国的土地,《徐霞客游记》就是据他亲身经历用日记体裁撰写而成,共六十余万字,被称为“千古奇书”、“古今一大奇著”。《游记》反映严谨的治学态度和追求真知的献身精神,在纪实性中带有独特的科学性,文字优美、描写细致。

    清朝旅游文学以楹联最为突出,但旅游文学的广度和深度明显有衰减迹象。以袁枚为代表,自称“江山无我也虚生”,所作旅游诗化景物为情思,追求个性解放。以姚鼐等桐城派为代表,古文简练雅洁,清逸有致。晚晴及五四运动以后,一批奉命出使的外交人员,或走出国门寻求救国真理的仁人志士,由于受欧美文学的影响,写出不少反映异国山水风情的新式游记,代表人物有黄遵宪、薛福成、瞿秋白、徐志摩、朱自清。还有一些文人如周作人、梁实秋、林语堂等深受晚明旅行小品文的影响,文章或枯淡、或雅致、或幽默,走向淡雅自适休闲一路。但从总体上而言,随着“新文化”的滥觞,旅游文学遭遇了传统文化共同的曲折命运。艺术本来与自然天生和谐,但旅游文学的兴盛随着近代“士”阶层的自然消失,而逐步走向衰落。“艺术并不打算在深度和广度上与自然竞争,它停留于自然现象的表面;但是它有着自己的深度,自己的力量。它借助于在这些表面现象中见出合规律性的性格、尽善尽美的和谐一致、登峰造极的美、雍容华贵的气氛、达到顶点的激情,从而将这些现象的最强烈的瞬间定形化。”三、旅游文学的当代衰落及复兴。

    旅游文学在今天本应该随着旅游业的繁荣而兴盛,本应该随着中国人交往范围和旅游范围的扩大而兴盛,但近几十年以来,却没有几篇像样的“旅游精品”,偶尔有的,完全与古人没在同一个档次。缘何?至少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古文消失殆尽;二是传统文化教育的缺失带来的恶果。而后者影响更明显更直接。

    旅游文学不是“一枝独衰”,是伴随着中华文化的衰落而衍生的副产品。文化传统在教育系统的缺失,是目前包括旅游文学在内的中华文化衰落的最主要原因。教育问题,包括家庭教育和学校、社会的教育。

    风俗是一个民族文化的主要体认载体,也是传统文化的生活培养土壤。“头等重要的事实是,风俗在人类经验和信仰中起着的那种占支配地位的角色,以及它可能表现出的极为巨大的多样性。”对本地和本民族的传统文化的学习是通过长辈身体力行的教导,通过风俗、节日,从大人们的活动中逐步了解和掌握传统文化,并内化为本身精神的一部分,确认拥有同样文化的人就是自己的同伴,拥有这种文化的群体就是自己所属的群体。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夺去了他接触传统文化的重要机会。

    白话文运动和当代简单的普通话推广,是包括旅游文学在内的中华文化衰落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当代旅游人面对五千年来相同的山水,有灵感有冲动,有感悟,但在简单化和西化的今天,表达的工具和方式日趋漂浮,我们的旅游精神产品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值得反思。文化是一个人的根,文化也是一个国家的凝聚力,每个人都是根据自己的文化去确认自己所归属的民族和国家。而在今天,五千年来生生不息的中华文化已经严重衰落,中国人的群体意识,对民族和国家的归属感大为降低。现在的台湾传统文化保护的相当好,其中文系本科生看的古书比大陆的研究生还要多很多,台湾人的文化自觉应该值得我们反躬自问,包含旅游文学在内的中国文化出路在于在传统文化中寻找崛起之路。

    旅游文学的复兴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指日可待,这是由中国传统文化的顽强生命力和民族精神特质所决定的,让我们耐心等待。正如拉尔夫·林顿所说,“中国人文化大一统的绵延不断的历史,比世界上任何其它文明的历史都要长,尽管中国文明绝不是最古老的文明。……中国文化整合为一体的时间早。而且,和其它古老文化不一样的是,中国文化从未发生崩溃。相反,自从实现整合之后,中国文化始终以不同程度的有效性继续发展。它与其它文化的接触非常之多。中国人曾经被几个外来的王朝征服过统治过,但是他们总是能够用自己的文化去影响征服他们的外夷,并且能够最终同化这些蛮族,以恢复自己血系的王朝。”

    参考文献:
    [1][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著,苗力田主编.亚里士多德全集(第9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6-7.
    [2][德]恩斯特·卡西尔著,甘阳译.人论[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120-121.

上一篇:浅谈山水旅游文学在山水旅游中作用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