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作欣赏 > 正文

今夜,只有甘南头顶明月

时间:2015-09-26 16:14 来源:潜徐成淼的博客 作者:香奴 阅读:
    一、今夜,只有甘南头顶明月
    我写下甘南的时候,多像一个失去了故乡的人,独立苍穹之下,不由自主地爱上第二个地名。而此刻科尔沁的流沙与碱土正在掩埋一首诗的遗骨,墓碑将镌刻:风吹草低。
    爱上甘南,是一场绝处逢生。我必须找到三岁的时候喝过的那一碗热奶;我必须找到五岁的时候熟记的那些牛羊;我必须找到七岁的时候坐过的雕花的马鞍;我必须找到九岁的时候亲手点燃的牛粪火;我必须回到十岁的夏天,与故乡的草原诀别的现场······
    今夜,只有甘南头举明月。

    二、儿时的花冠
    梦里的花冠总是编织到一半,零散而破败地撒落于无边的荒芜,我要到甘南,编一个完整的花冠,我要问询每一朵花的名字,要分辨每一朵花的香气。
    戴着花冠。我才能走过节日里那些鲜艳的姑娘,那些健壮的男子,那些呼啦啦地招展在风里的旗帜。也会有许多寺庙出现在路途里,也会有老妇人手里转着经幡,也会有年轻的母亲穿着长袍,包裹着婴儿,像包裹着草原的未来。

    三、小镇
    你说你画了小镇。速写,素描,偶尔来一幅水粉,花开的时候。
    梦里见过。斑驳的残阳照在断壁残垣上,长风贯通南北西东,零散的店铺和客栈,是的,有陌生的语言,那声音很纯净,那是银子的声音在银匠的锤下响起,有些欢愉,有些惊喜,也有一些疼痛。蝴蝶飞过我的右耳,而花朵安放在我的左耳。我要讲一个陈旧破碎的故事,一直讲到沉沙金黄,小镇宁静。
    银子,纯净的银子,她是祖母的一部分。从那个小镇到这个小镇。祖母有一双民国小脚,必须是碎步如莲,走上一生,才能抵达。
    我是来路孤单的过客,哦,小镇,你必须认出我,必须给我美酒和热奶,还有金灿灿的炸羊排,是的,我必须在人群之中找到她,她带着黑色纱巾,她穿青灰的布袍子,她是我的走丢的祖母,我的空荡荡的祖母,隐身于这个小镇。
    而我的身上带着她留下的所有老银子。
    再无法抉择是要蝴蝶还是要花朵的午后,人声嘈杂的旁边,我必须看到你,我的祖母。

    四、尕海湖
    一滴水,攀上3400米的高度,要经历多少次九死一生。
    一滴水与另外一滴水要途经多少不同的风景,才能在此汇合?
    此刻,必须有风,大西北的民谣里贯穿的风,把岩石抚成黄沙的风,在丝绸之路埋种桑树的风,一遍遍摩挲古楼兰城墙的风,此刻抵达。就有了涟漪,有了微波,有了春色荡漾,有了潮,有了追溯和回流。
    黑颈鹳的黑。白天鹅的白。
    多像时光长了翅膀。我们回到远方,也回到从前,回到一个信仰的精髓里,在绿色辽阔的雨季,小成一滴水,抵达花朵和草尖,抵达蜜蜂,抵达飞翔,抵达3400米的绝对高度。
    我们必须在明月之下,爱恋彼此,从唇齿到舌尖,遍布火焰,遍布抽象的表达,遍布简单的音节;我们必须让眼神更清澈,身体更洁白,四肢更柔软;我们必须体验坚冰的融化,体验贯通和交融,体验一滴水对另外一滴,诉说她的九死一生。
    我们必须席地而坐。等月色流淌的时候带走你我,爱,已经走过了神圣,流向尕海湖。

    五、仙女的郎木寺
    郭尔莽梁属于西倾山。白龙江属于黄河。
    郎木寺属于仙女。
    我属于七月的你。
    传说中的郎木寺之夜,有些凉,但是如果赶上一场雨,也是很好。左耳是诵经右耳是雨打窗,一半清明一半混沌,一半饥渴一半温饱,我们端坐在潮湿深处,继续自己的朝思暮想。
    圣洁,就是忘却的那一部分,沦陷的那一部分,成为经文的那一部分。
    圣洁,就是仙女提着水罐,身穿白衣,下颌圆润,嘴角挂着笑。
    圣洁,就是我从一根肋骨里,生出自己。
    圣洁,就是与你重逢。而恰恰郎木寺降临一场夜雨。
    远处有群山巍峨,近处有繁花碧草。我愿意彻夜把长发停放在一袭僧衣里,把凡尘往事,放逐雨中。
    郎木寺,我要送还,一个悲苦的轮回。
    郎木寺,我已多年无言,依赖雨滴的诉说和表达。而我熟睡后,太阳将照彻,今生所有的梦境。

    六、僧人
    僧袍,不可言喻的一种红,陈年的血迹;或是一匹铁质的布,厚厚的,生了锈;或是岁月的蝉蜕,等待时机成熟,只剩的驱壳;或是古城堡的老石头,风雨之后,露出类似玛瑙的光芒。
    僧袍,那是一种神秘的红。安静下来的红,大彻大悟的红,穿越了前世今生的红,站如松坐如钟的红,眼神如止水心定如磐石的红,我只能远远地仰望,一次次用水和宣临摹,静得惊心动魄的那一笔红尘的红。
    念珠那么贴切地复述着。
    菩提子,有一百零八颗,这一生,数过来数过去,像是没完没了,也可以转瞬即逝。
    我跟僧人问自己的来历的时候也就知道了他的来历;
    我向僧人投水于清钵的时候也带走了一道涟漪;
    我接过僧人的经卷的时候也递给他一部没有封底的红尘。
    他说,阿弥陀佛,请慢走。
    我回头,合掌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了一个新鲜的僧人,阳光披给我,慈悲的铁锈红。

    七、牧马人
    昨夜他的女人亲吻过那黧黑的脸膛,胡须和阳光下的一些皮外伤,所以他笑。他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格桑花和紫云英今日都有些黯然失色,而昨夜他的女人才更像盛夏,也更像玲珑的羔羊,他举起皮鞭时,她又像整片水草丰美的牧场。
    这是诗人的想象。其实牧马人只说,女人在在晾晒皮袄。
    牧马人,没走出过草原,没离开过家乡,没穿过汉服,没见过城里姑娘。
    清晨他从女人身边出发,傍晚跟着最后的阳光走回女人,马儿健硕的肌肉在鬃毛下闪亮,上游的河水让它回味甘甜,它要寻找另外一匹马,诉说衷肠。
    此刻,牧马人接过温好的酒碗,刚走出湖水的女人,发梢滴着水,打湿了一小片崭新的绣袍,就像一阵新雨之后,帐篷里弥漫格桑花的幽香。
    晚风,适时地吹灭月亮,恰到好处地投放一些云影,牧马人的胸膛贴着那些湿漉漉的黑发。所有格桑花,都面色甜美,进入梦乡。

    八、甘南的酒
    从黄河第一弯喝起。
    歌声不落,酒杯不落。

    我们喝的是黄河白江,也喝尕海湖。
    我们喝麦子、葡萄,也喝青稞和枸杞。
    我们喝月色三千的白,也喝晴空万里透明。
    我们喝候鸟的爱情,也喝藏羚羊的乡愁。
    我们喝离别。
    也喝重逢。

    举杯,就是大河向东,
    仰首,群山已在回荡高亢的藏语老歌。
    你要允我欢欣和悲戚
    你要允我舞蹈和雀跃
    你要允我沉默和哑然
    你要允我爆发和回归
    你要允我带走和留下
    这,甘南的酒!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